中國酒業新聞網

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马赛克腰线:“降速中報”預演行業劇烈分化時代,誰能飛躍“降速期”?
2019-09-06 14:44:48   來源:马赛克是什么意思   作者:首席記者 劉保建   

马赛克是什么意思 www.hialou.com.cn 至8月30日,19家白酒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財報全部出爐。

制圖:庖丁解酒

統計發現,在2019年1-6月,19家白酒上市公司總共實現營業收入1254.28億元,同比增長19.04%;合計實現凈利潤436.5億元,同比增長24.73%。雖然整體營收規模再登千億臺階,但增長速度遠不及2018年同期。

企業層面上,除了老白干酒和舍得酒業,其余17家白酒上市公司營收增長均呈現“降速”。據此,有業內人士斷言2018年就是本階段營收增速的高點,“降速”時代即將來臨?;謊災?,白酒行業的景氣度高點已過。

“新拐點”降臨之下,貴州茅臺、五糧液、洋河股份、瀘州老窖、順鑫農業(牛欄山)、山西汾酒、古井貢酒等代表的“頭部”酒企還能否引領行業“增長速度”?緊隨七強之后的區域強企又能否越過“降速期”?

頭部的頭部:大象起舞

身處行業“頭部的頭部”的茅臺和五糧液,仍以“大象起舞”的姿態跑贏。

7月17日晚,貴州茅臺公布2019年上半年度報告顯示,上半年營收達394.88億元,同比增長18.24%;同時,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99.51億元,同比增長26.56%。

貴州茅臺主要指標繼續保持“兩位數”增長,延續了今年一季度穩中向好的局面,以每天凈賺1.1億元驚艷行業。不過,其第二季度出現了增長放緩。

這幾年,茅臺一直在以“一騎絕塵”姿態領跑,但受限于供貨節奏因素,公司在去年三季度和今年二季度都出現了明顯放緩,引發業界不小爭議。不過,從具體情況看,茅臺的引領優勢依舊明顯,上半年茅臺股價順利過千元,飛天茅臺酒批價和零售價走上2000元+時代,且需求持續旺盛。

五糧液8月30日正式發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,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71.51億元,同比增長26.75%;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93.36億元,同比增長31.30%。五糧液用半年時間完成全年營收目標的54.30%,一舉為全年跨500億奠定了基礎。

與茅臺一樣,近三年來,五糧液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一直保持高速增長,并且產品和資本都有亮眼表現。今年,第八代經典五糧液8月末一批價已達到1000元以上,五糧液在價值回歸的道路上步伐愈發穩健。

從資本市場看,五糧液股價屢創新高,8月22日收盤價突破130元/股,市值達到5,065億元,年初至今漲幅超過160%,漲幅位居白酒上市公司第一。

上半年,五糧液圍繞“三性一度”原則,創新推出第八代經典五糧液;同時公司營銷數字化正式上線運行,第八代經典五糧液控盤分利模式啟動實施;三個系列酒公司進行整合,實現資源的高效利用和統一管理,推進公司改革。2019年上半年亮眼的業績背后,是五糧液近幾年深化體制改革、勇于創新和開拓進取的結果。

以茅五為代表的龍頭企業,其增長對行業在于大幅提升發展信心,消弭行業的悲觀情緒。白酒行業的發展行情,不能一味照搬茅五的發展水平,但有茅五這樣的大個子頂著,白酒行業的下一步發展更加振奮。

增速放緩,凈利優先

看“茅五”之下的“頭部”酒企會發現,有的在求快,有的在求穩,但都擁有不錯的增長。

8月30日,洋河交出的上半年成績單顯示,報告期內,洋河實現營業收入159.99億元,同比增長10.01%;實現凈利潤55.82億元,同比增長11.52%。與“茅五”相比,洋河的增長速度不算驚艷,有明顯放緩的節奏。

洋河公司稱,面對復雜多變的宏觀環境和愈加激烈的競爭形勢,為追求長期的高質量發展,主動進行了戰略性調整,通過不斷優化產品結構,創新營銷模式,拓展渠道市場等方式。

出人意料的是,在站穩行業三強之后,洋河以“穩”為主,所謂總體平穩、穩中有進。這意味著,洋河以犧牲短期速度為代價追求長期積極發展因素。

上半年,瀘州老窖實現營業收入80.13億元,同比增長24.81%,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7.50億元,同比增長39.80%。

瀘州老窖整體表現搶眼,其股價一度突破90元大關,創歷史新高。半年報顯示,瀘州老窖高檔酒類完成營業收入43.13億元,占總營收額比例超過50%,毛利率91.61%;中檔酒類共實現營業收入22.24億元,毛利率82.57%;低檔酒類實現營業收入13.85億元,毛利率僅為38.85%。高中低檔酒的毛利率均較去年同期有所提高,整體毛利率達到79.85%,同比增加5.07%。

順鑫農業是“穩中有進”。公告顯示,順鑫農業上半年實現營收84.16億元,同比增長16.36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.48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34.64%。其中白酒業務收入66.58億元,同比增長15.31%,與去年同期增速62.28%,今年增速有所下滑。介于山西汾酒和瀘州老窖之間,順鑫農業酒類業務增速很有看點。很顯然,夾在瀘州老窖和山西汾酒之間的牛欄山,如不能保持大幅增速,恐怕有被甩下和追上的?;?。

山西汾酒與瀘州老窖一樣繼續表現出強勁增長。2019上半年,山西汾酒營業收入63.77億元,同比增長22.30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.9億元,同比增長26.28%。各項經營數據都有喜人的突破,并創造了上市25年以來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的中報最高水平。

古井貢酒半年度報告顯示,報告期內實現營收59.88億元,同比增長25.19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.48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39.88%。凈利潤增速大大超越營收,從側面說明公司進入了“換擋”時代。

從這些龍頭身上看,進入到2019年,隨著白酒行業品牌競爭日益激烈,它們卻仍能交出營收和凈利的靚麗成績,并且利潤增速快于營收增速,證明它們的盈利能力又邁上了一個新臺階。

它們顯然是受益于行業集中度的提高。“茅五”兩家引領競爭的優勢更明顯,區域龍頭加快改革步伐,通過提高中高端產品銷售占比、優化管理、降本增效等措施,使得公司競爭能力進一步增強,這也決定它們在未來會以通過“擠壓式”實現增長。

中堅分化:增長可觀、突破不足

緊隨貴州茅臺(營收394.88億元)、五糧液(271.51億元)、洋河股份(159.99億元)、瀘州老窖(80.13億元)、順鑫農業(66.58億元)、山西汾酒(63.77億元)、古井貢酒(59.88億元)之后是今世緣(30.55億元)。

那么,從今世緣開始向下的企業則是區域龍頭和省級龍頭,這里面有半年達到24億的口子窖,不足20億的老白干酒、迎駕貢酒、水井坊、舍得酒業,以及處于10億以下的伊力特、金徽酒、酒鬼酒、青青稞酒、金種子酒、皇臺酒業等。

半個年度處于營收30億到5億之間的白酒企業,成為我們眼中的中堅力量。半個年度無法達到50億的體量,意味著它們還完成不了全年百億的壯舉,但也走上全年10億以上的規模,是所在區域重要的骨干,也是支撐白酒行業發展的腰部力量。

7月30日,今世緣發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報告期內,公司實現營收30.55億元,同比增長29.45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0.72億元,同比增長25.23%。從半年報看,今世緣不但營收排名大漲,其營收和凈利潤的增長幅度也非常喜人。   

口子窖半年報顯示,2019年上半年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4.19億元,同比增長12.04%;凈利潤8.95億元,同比增長22.02%。具備良好增長性和利潤表現的口子窖,同樣有希望沖刺全年50億營收大關。

老白干酒發布的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報告期內,公司實現營收19.59億元,同比增長34.33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.94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32.67%。

迎駕貢酒發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報告期內實現營收18.82億元,同比增長8.59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.45億元,同比增長16.42%;

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發布的2019年半年報顯示,上半年水井坊營收為16.9億元,同比增長26.47%;實現凈利潤3.4億元,同比增長26.97%。

8月26日發布舍得酒業半年報顯示,上半年舍得酒業實現營收12.20億元,同比增長19.87%,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到1.81億元,比去年同期增42.17%。

總結這4家半年營收大于10億低于20億的企業可看到,它們都是行業知名的區域龍頭酒企,本省優勢突出,品牌底蘊厚重,有的已擁有走出本省的優勢,但在全國化上的拓展稍顯不足,在中高端產品的開拓還無法與一線名酒抗衡。

值得關注的是,在行業“降速”時代,這些酒企仍能表現出良好的增長性,說明了華中、華北和西南地區的白酒企業還是有一定抗風險能力,得益于當地白酒市場的穩定性,它們的未來還有穩定的增長性,但突破性尚需考驗。

中低端白酒市場競爭激烈

如果把白酒行業的中堅企業分類,那么處在上、下中堅企業,正在表現出“劇烈分化”的特點。

這里面,以地處西北的酒企最為突出,幾乎無一不降。

伊力特發布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報告期內,公司實現營收9.4億元,同比下滑5.72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.02億元,較上年同期下滑6.38%。對于業績下滑,伊力特表示,公司銷售面臨著嚴峻挑戰,新疆本地市場銷售總量萎縮,新疆以外市場處于開拓期,公司營銷處于戰略轉型期。

金徽酒發布的2019年半年度報告,實現營業收入8.15億元,同比增長2.62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.35億元,同比下降14.37%。上市后凈利潤出現“首降”,金徽酒稱是受市場開拓成本增加、中低檔酒營收下滑影響,為此公司9人高管團簽業績“軍令狀”,計劃利用5年時間實現主營業務收入30億元、凈利潤6億元。

酒鬼酒2019年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,上半年,酒鬼酒實現營業收入7.09億元,同比增長35.41%;實現凈利潤1.56億元,同比增長36.13%。

青青稞酒發布的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1-6月,實現營收5.42億元,同比下滑22.46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244.94萬元,較上年同期下滑74.51%。青青稞酒指出,高端及次高端產品全國化競爭格局使白酒行業競爭加劇,區域性酒企面臨行業競爭加劇風險。

連年暴跌的金種子酒,在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5.06億,同比減少7.8%,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-3178萬元。對此,金種子酒業指出業績虧損原因為,消費快速升級,市場消費主流價位產品上移,導致公司百元以下價位產品市場份額萎縮,銷量下降。

從上可看,除了湖南酒鬼酒有大幅度增長之外,其他幾家均在出現速度放緩,以及不同程度下滑。這里面既有延續以前的持續下滑的酒企,也有首次驟降的企業。

發展不好的外因,讓我們首先想到了宏觀經濟放緩下的西北白酒市場整體下滑,并由此導致企業業績縮水。再加上低端白酒市場受制于“消費升級”而引發企業業績下降。

這里面最極致的,當是長期排名末位的*ST皇臺,上半年雖在增幅上排名第一,但其凈利潤依舊是負數,退市就在朝夕之間。*ST皇臺2019年半年度報顯示,報告期內,實現營收1671.62萬元,同比增長103.13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-1634.08萬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45.32%。

對于區域酒企的“劇烈分化”,有券商進一步分析稱,預計2019年,白酒行業仍將維持高端白酒寡頭壟斷格局,并且高端白酒業績將持續向好,但量價增速短期放緩。次高端白酒產品銷量增速放緩,價格貢獻弱化,結構上移,份額向龍頭集中;中低端白酒競爭激烈,競爭力弱的企業將面臨淘汰。

編輯:王韶卉

weixn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法國葡萄酒在中國賣了多少?一組數據告訴您
下一篇:最后一頁